“当时他们一家

2017-01-03 07:09

  固然事件已经从前了一年多,但胥飞谈起此事时情感依然十分低落。胥飞说,事故产生后,本来的凉亭被拆除,长安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在事发地点设置了一块警示牌,警示人们不要在那里勾留、不要乱搭乱建,但他找当地各个部门反应此事,对方都以为那起事故属于天灾,对他家遭受的事后处置始终不明白的说法。因而,他不得不通过司法道路解决此事。

  >>遇难者支属起诉

  今年7月初,胥飞跟姐姐胥保花向长安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,起诉涉事农家乐、长安区水务局、国土资源局长循分局。依据胥飞供给的起诉状显示,他们请求三被告抵偿:逝世亡赔偿金4227200元、丧葬费227472元、交通费3000元、住宿费3000元、误工费28434元以及精力安慰金16万元等各项用度共计4649106元。

  事变并非天灾造成 水务、领土部分监管不力

  事发农家乐主人冯先生证明了胥飞的说法。冯先生说:“当时他们一家(胥飞一家)来了十多少个人,要给白叟过诞辰,原来要在我的农家乐烤肉,但由于带肉的车来晚了,他们就在我家吃了中午饭。下战书5点左右,带肉的车上山后,他们正在切肉筹备烧烤,山洪忽然暴发了,他们家9个人被洪水冲了下去,除了1个大人被救上来了,其余8个人和农家乐的屋子、亭子一起被水冲走了。”